四川桂花面临更大危机之分析

优德娱乐场w88

2018-05-07 8:24:40

  这几年来,米径10厘米桂花的装车价一直在跌,从2010年的3000元,降到2016年的400元,前几年,其销量在持续下滑,下降幅度之大令人咋舌。2015年和今年,销量上升,这可能和价格触底有一定关系。值得肯定的是,用于绿化工程的桂花比例在增加,2010年为50%,现在达到了80%。用于苗圃的量越来越少,证明产量将得到控制,这是好事情。

  首先,20万亩,1600万株,体量太大!若全部作为行道树间隔5米种两株,可以绕地球一圈以上。

<5米的乔木一般只做风景树,不宜做行道树。如果一种乔木产量巨大,那么它唯一的大量出路只有行道树。而桂花多年来就一直是风景树种,生产者也一直按照风景树的标准来生产,不可能作为行道树大量运用。这是四川桂花最大的痛点。现在,如果谁手中有分枝点2米以上的桂花工程苗,就非常好卖,价格也不错。曾经有个上海的朋友找我想要上千棵分枝点在2米以上的桂花做行道树,结果我几乎找遍了四川省的桂花基地,也找不到这批数量并不大的桂花。

  第三,规格单一,70%都是米径10厘米的苗,同时到了出圃期,市场选择的余地很小。

  第四,冠幅无奈,由于较长时间卖不出去,苗木继续生长,株行距没有变,导致冠幅偏小,不符合园林工程规格要求。

<5米左右,也达不到工程方要求的4米以上的冠幅,因此也不好卖。

  “没关系!等它长啊!”很多人这么说。是啊,可以等它长。不过,在苗子卖不出去、苗圃没有更多土地稀植的情况下,桂花树干可以长粗,冠幅却无法长大,因为没空间。而且,越密越要修剪,如果不修剪,树冠不但没有型,还会发生干枯情况,品质会更差。这真是件“越长大越忧伤”的难事。

  随着低迷行情的持续,乔木粗度变大冠幅不变甚至变小而与商品合格标准渐行渐远的问题,不仅发生在四川桂花身上,全国都有不小批量的品种面临着相同的尴尬。它们虽然越长越大,却越来越不符合园林商品标准的要求。

  等得越久,风险就越大,因为那些种植密度小、株行距调整相对方便的中苗正在长大。具有后发优势的中苗长到商品苗规格时,冠幅也普遍能达到相应商品规格的要求。因此,当后面的中小苗长起来的时候,现在处于不合规格、卖难状态的大苗,就会更难销售。更何况国家对大苗的应用有越来越严格的限制。

  现在的桂花生产者也遇到极大压力:部分租地农户开始以租地价格转让基地,地上桂花全部送给买家;部分租地的小型企业破产跑路,直接出局;受影响最小的是在自己承包土地种植桂花的农户,他们没有地租压力,桂花是副业,成本可以不计,其生产面积占四川桂花总量的一半以上;大中小型纯苗木生产企业压力很大,其中,有其他产业支撑、能为苗圃注入资金的稍好一些,但能坚持多久?这些企业以更高的生产成本,和农户生产着相似品质的桂花,何谈竞争力?

  与农户比,大中小型企业的成本要高出很多:地租、人工、领导班子、各种设施……市场有风吹草动,自家有地的种植户可以随意降价;付不起地租的农户和小型企业可以甩卖甚至跑路;但中大企业怎么办?尤其是前两年在市场行情好、苗木价格高时建圃的企业,其成本更是大大高出其他从业者。如果以现在的苗木行情来一次决算,肯定亏损惨重。

  对于四川桂花产业来说,真正的极端寒冬可能还没有完全到来,很多人寄希望于形势的转变,还在硬撑着。企业的规模越大,未来越麻烦。从新常态的大形势看,庞大的地方政府性债务将继续存在,城镇化建设会有条不紊地缓慢推进,房地产业的复苏更待时日,由此看来,短时间内桂花较大数量的走动并不现实。

  在目前四川桂花产业如此为难之际,若想继续支撑,必须拿出壮士断臂的决心与勇气,采取一些非常规的方式进行自救,才能使大部分产品尽量符合园林景观的规格标准要求,也就是尽量保持其附加值:

<5米,基本符合园林景观的规格标准要求。

  二、没办法移栽处理的,对三棵中间的一棵坚决大量修剪,减小冠幅到一米以内。使周围苗株行距变成5米,可以继续得到3年以内的生长时间。如果3年后周围苗冠幅已不符合与米径对应的规格,树也没有销售的希望,只有坚决把中间缩冠的那棵树处理掉,以换取空间,得以短期延续种植待售。

  三、改造为容器苗,保证365天都能移动并且保持树冠不变,提升其竞争力与价值。

  四、由产区地方政府、协会出面,与有打造大型生态、森林公园等项目又适合桂花栽种的地方政府合作,地方龙头企业带队,采用ppp等模式,采取入股或长时间分期付款等方式去库存。用不砍毁苗木的最佳方式,空出土地,解决地租等燃眉之急,同时今后也可能得到部分收入。

  (作者系中国花协绿化观赏苗木分会副秘书长、四川省花协常务副秘书长、成都市花协会长)

-> (苗木新闻)